纯夏

【莱昴】Unit 1

一块果核:

>>送给 @依依依依依依依依 的生贺,祝可爱的依酱天使度过一个被昴昴环绕的生日~(明明都要过去了!


>>现pa,傲慢线转生莱昴,剧透注意


>>基本是沉迷互怼的bad company合集,兴趣满足向


>>文笔捉急,OOC有,感到不适请光速逃离


ok的话,Let’s go~┏ (゜ω゜)=☞


――――――――――――――――――――――


Happy birthday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新年派对的正当中,忽然被礼炮集火的莱茵哈鲁特冷静地抹掉脸上的彩带。


面前的少年变戏法一样拿出一盘蛋糕,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还用问吗?Surprise——」


分量十足的鲜奶油显然是经过准备的结果。如果它预定的归宿不是自己的脸而是胃的话,莱茵哈鲁特一定会感激地接受。——至少,在明面上。


「生日快乐啊~莱茵哈鲁特。」


昴带着仿佛要哼出歌的快乐表情,视线移动盘算着最合适的施力处。


其他人的手上也默契地多出蛋糕,看见此情此景,他意外地没有感到惊讶。昴古怪的号召力在这种时候总能一呼百应,何况这次还打着生日惊喜的招牌。


眼见蛋糕大战一触即发,莱茵哈鲁特没让表情显出一丝动摇。他沉着地环视众人,然后挂上与平常无二的笑容。


「谢谢大家特地给我祝贺,但这样不愧是有些严酷呢。」


声音掺入恰到好处的欣喜和困扰。


「……确实,对莱茵哈鲁特来说有失公「喂喂喂等一下!尤里乌斯你到底站哪边啊?!」


紫发友人的犹豫引来昴的大声吐槽,然而没等他们再开启几轮争辩,离他最近的青年便默默递来一碟蛋糕。


「哈啊?!奥托你!!!」


早被莱茵哈鲁特盯得压力山大的奥托只是苦着脸作出对不起的口型,然后很快躲到不会被波及的角落。至于能不能躲过昴的秋后算账便是后话了。


「嗯,这样你我的立场就相同了。」满意地掂量蛋糕的重量,他冲目瞪口呆的少年笑得绅士温柔。


「等、等一下……不是吧……」


「那就请多指教了,昴^ ^」


 


Nice to meet you


如果世上有比在联谊中遇见仇敌更难忍受的事,那一定是明明还有很多地方可去那家伙却偏偏坐到了自己旁边。


爽朗的美男子和表情凶恶的少年,这对在旁人看来颇为怪异的组合奇妙地形成无人接近的真空区域。杯中的饮料早在打发时间的途中尽数下肚,昴只好百无聊赖地咬着吸管,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左手边的人形发光体。


『仇敌』,这绝不是嫉妒层面的假想敌或者无聊的意识过剩。第一次与莱茵哈鲁特见面时,他就清楚地明白,这个人对自己抱有同样的厌恶。——即是说,他也拥有相同的记忆。


说来困难也无从说起,菜月昴记得前世的自己。这是他平淡无奇的小半人生里唯一的特别之处,而这份特别没有听上去那样有趣。


血腥和烧焦的气味,堆积成山的尸体和悲叹哀号的声音,那个一手造就地狱图景的『自己』,只能用狂人形容。饶是被迫面对记忆的他,除了恶心和恐惧什么都感觉不到。


「菜月昴。」


「……有何贵干?」


他把牙关用力合上,终于停止蹂躏咬得不成样子的吸管然后抬起头。


挑起的三白眼凶相毕露,不过瞪视的对象完全不为所动。完美的侧颜莫名透出悲天悯人的忧郁,虽然他关心的世人一定不包括自己。


「看来可以省去不必要的客套,直接进入正题了。有一个问题,想得到你的答案。」


「说。」昴兴趣缺缺地点头。


「我可以确信现在的你与『傲慢』没有干系。不过,你能保证你不会重蹈覆辙吗?」


如果考虑到场合,这对话简直像是中二表演剧场,可惜他没有发笑的机会。伴随莱茵哈鲁特的话音,沉重凝固的空气以令人窒息的压力扼住喉咙。轻举妄动可能引来性命之忧,而身旁这个家伙说到做到。


哐当。水杯被随意掼在桌面,昴起身毫无形象地伸着懒腰。


「啊——啊~是这么回事啊——虽然也早猜到了。如剑圣大人所见,小人现在只是个胸无大志的善良市民而已。」


「……」


「既然这么担心,用自己的眼睛确认不就好了?」


他踱到坐着的青年面前夸张地行了一礼,抬眸对上那双审视的蓝眼,脸上堆起狡猾轻浮的笑意。


「——很荣幸认识你,吾友。」


 


Have a good time


喜欢电子游戏的人,他们的乐趣究竟从何而来?


是收集道具、解锁成就带来的快乐,是重复来过以获得更高分数的挑战,亦或是在竞争中击败对手的胜利感?


莱茵哈鲁特并不经常接触这种娱乐,即便排列分析出理由,也不能感同身受其魅力。


屏幕里的剑士高高跳起,用漂亮的一击把对方的血条彻底清零,看见画面中央大大弹出的YOU WIN,他无甚感想地停止操控手柄。


「可恶啊啊啊啊——」


和平静的胜者相反,落败的少年爆发出惨叫,空出一只手用力捶打地面。坐在不远处的奥托听到噪音眉头跳也不跳,习以为常地翻过书页。


叫声和捶地声的交响中混入不轻不重的敲门声,接着从房门后率先探出一个栗发脑袋,「呀啊~昴亲真有精神喵,在楼下都能听见声音。」


「大将又输了啊。」跟在可爱的——青年身后走进房间,加菲尔同情地拍上昴的背部,「别太难过,下次我帮大将你碾爆他。」


「痛痛痛……虽然很谢谢你,把我们全部加起来也只会被反过来碾爆吧。」


不知是身体还是心灵的痛苦,被大力拍打的昴表情皱成一团。


他和自己的电子游戏决斗,几乎成了每次聚会的固定节目。——毫无悬念,结局永远是莱茵哈鲁特的大获全胜,可昴屡战屡败后还是雷打不动地继续挑战。


退出格斗游戏的界面,他清点着卡带嘴里碎碎念道,「不管玩什么都这么厉害,你是怪物吗?」


倏地,莱茵哈鲁特想起曾经进行的相似对话,那也是他们前次唯一有过的交谈,彼时的话语和摇动的火色至今仍未褪去。


「……这让你感到羡慕吗?」


「当然——羡慕个鬼啊!」


他有些意外地看向昴,和当时不同,少年斩钉截铁地给出相反的回答。


「你是很厉害,双六总能摇到想要的点数,奥赛罗也根本赢不了,抽卡全是稀有的奖励,怎样的游戏都能轻松通关……可恶这么一说还真有点羡慕!但果然,要是玩游戏不能让自己开心,那不是本末倒置吗。」昴伸手,直指面前的红发青年,「所以我不羡慕你,莱茵哈鲁特。成为别人……不会比成为自己快乐。」


莱茵哈鲁特张口,话语却堵塞在喉中。昴没理会他的愣神,径直抽出一款恐怖游戏向房间的主人挥动。


「喂奥托——去把灯关掉窗帘拉上——」


「为什么这么自然地使唤我啊!而且到头来还是菜月桑被吓得最凶吧!」


「叫你去就去!啊还有,这次轮到奥托操控喔。」


「明明上次也是我?!」


嘴上抱怨惨遭压榨的辛酸,被点名的友人还是老老实实起来照办,菲利斯和加菲尔也围过来一起旁观。


「嗯?愣着干嘛,你不玩么?」


他回神,少年带着不解和不耐歪过头。标题画面发出的光打在昴的脸上,暗下去的室内,那人眼里仿佛闪着星光。一度感觉凝滞的言语终于畅通,莱茵哈鲁特微微颔首。


「……好。」


 


I'm all right


「——」


啊,开始了。


像是悄悄浮起的气泡,短暂的信号掠过脑内,呆然地宣布只有不快的预感。随后,强烈的压抑占领控制了感官。他下意识地咬住脸颊内侧的软肉,竭力克制表情的突然变化。但这没能跳过朋友的眼睛。


「昴?」


那双眼是明亮温暖,流露出关心的金色,也是『他』凝视过的浑浊混乱,充斥震惊愤怒的濒死颜色。


「……呜。」说点什么,菜月昴,给我笑一个啊。身体里咕嘟咕嘟转着污黑的漩涡。


「脸色好差,有哪里不舒服喵?」


是作为男性来说相当甜美天真,惹人怜爱的声音,『他』也经常聆听同样的声音以陶然恍惚的音调吐出痴语。


脚下踩着的仿佛不是坚实的土地,身陷泥沼的粘腻感拉扯着神经。滚开,别缠着我。抵抗的声音被记忆汹涌的浪潮吞没。


「我——」没事。……说出来啊。说、不出来的话。


渐渐灌入力气的手臂终于听从意志移动,生涩的感觉就像在操控别人的身体,但是只要一点,再一点——「到此为止。」


伸到一半的右手被突然来到身边的青年紧握,传来的轻微痛感让思考暂时清明。是莱茵哈鲁特。盯着占据视野的俊美脸庞,昴迟缓地得出结论。他不断开合的口似乎在向谁说明什么,然后一阵牵引的力道带动身体前进。失去反应的余裕,自己就这么跟从他离开。


不清楚具体走了多远,莱茵哈鲁特在僻静处停下脚步,松开对他的桎梏,「冷静下来了吗?」平静的语气使人莫名安心。


心跳慢慢恢复频率,头脑也不再嗡嗡作响,尽管还残留着反胃的体验,昴在缓了许久后低声道谢。即使对方只是为了解决他自己的顾虑,在有莱茵哈鲁特做制御的场合,实在省去许多麻烦。


「你保证过,不会重复过去的吧?」


「啊,当然。」


虽是勉强振作,面对他的问题昴笑得自然无比,莱茵哈鲁特也好像满意地点头。


「那就好。……还有一件事,让我看看你的伤。」


诶?张嘴发出不知意味的短音,那人的视线使刚才本将触摸的伤处无所遁形,明白地告知掩饰已经为时过晚。右手又涌起想要搭上左边手臂的冲动,昴只好咽着唾沫压下,然后猛地退后数步。


一开始只是不严重的擦伤,在上稍微施力能感觉疼痛的程度。不过由于自虐性的反复触碰,何况正好在穿上长袖能够遮蔽的位置,放任的结局自然是伤情恶化。可这没什么不好,用痛苦治疗痛苦的方法虽然蠢但是有效。更不用说,感受『疼痛』已经被自己歪曲成赎罪的一部分。


说不定这就是上天给予的惩罚。既然让他拥有那样的记忆,既然让他知道此身曾经沾满鲜血,凭什么『菜月昴』可以安然享受平稳幸福的生活?尽管比起罪业只是微不足道的疼痛,也被他视作生存的资格牢牢攥住。


所以无论如何,不想连这份痛苦都被抹消。


「再不治疗身体会撑不住的。」


他的口吻依然耐心,像在安抚警惕生人的小动物,但昴能听出话语中的不容拒绝。就算抗拒的意愿再强,想必对这家伙而言也只是无谓的抵抗,然而他坚持瞪着面前的青年。


「昴。」轻轻地,莱茵哈鲁特向他靠近一步,「你觉得这种做法有价值吗?」


「你管不着。」


「这只是你的自我满足。」


「那又怎样?」


反正丑陋和狼狈全都显露无疑,昴裂开嘴让这幅恶人相更加恐怖。可惜双方是一样的固执,红发青年步伐坚定地朝他走来。


没旁人的时候,莱茵哈鲁特几乎不对他微笑,现在也是如此。总是带笑的人冷下脸往往分外可怕,自以为早就习惯这幅表情,恐惧和压力还是使他绷紧神经。战斗技巧是记得不少,但跟剑圣比起来连三脚猫都算不上。许多假设和应对在脑海盘旋,却没一个猜中莱茵哈鲁特的下个动作。


肌肤重叠上另一人的体温,臂弯有力却小心地避开伤口,几无间隙的距离使对方的气息包围身体,昴花了很长时间才使当机的系统接受自己被莱茵哈鲁特拥入怀中的事实。


「你不必伤害自己,昴。」


他在耳边轻轻说道。是错觉吧,竟然感觉声音带着珍重和痛心。


「莱茵哈鲁特……」大脑因为意外的展开一片空白,昴颤抖着嘴唇半晌才编织出话语,「你……开什么玩笑啊!!!」


那种温柔的态度,好像真的担心自己一样的态度。开什么玩笑,别让人笑了。「谁都无所谓,但为什么偏偏是你!明明……!」


菲利斯,尤里乌斯,奥托,艾米莉亚,所有人都把过去遗忘。除了他,剑圣,英雄,正义的象征,莱茵哈鲁特,再没有人会声讨『菜月昴』的罪过。所以,唯独他……


「凭什么啊!凭什么偏偏是你轻松地原谅我啊!你疯了吗?!」


昴喊叫着试图挣脱怀抱,然而无法撼动莱茵哈鲁特分毫。一手揽住略矮一些的少年,青年伸手擦拭他夺眶而出的泪水,「我从未原谅过『菜月昴』。但你不是他。」


「擅自决定这种事……!你是白痴吗!你根本什么都不明白吧……」


世界在燃烧,生命在消逝,他心爱的少女在失声痛哭。「『我』烧毁了世界。『我』颠覆了王国。『我』杀害了英雄。」大家纯粹的笑容和不成样子的死状在眼前反复交替。


「……谁都不需要对我这种人浪费感情啊。」


如果没被谁信任和亲近就好了,那样反倒会快乐许多,他也好,大家也好。


「明白了。」片刻的沉默后,莱茵哈鲁特放下拭泪的手,「就由我来帮助你吧,昴。」


「你有听人说话吗?!!叫你放开!喂!」


可是无论怎样拒绝,莱茵哈鲁特仍然紧抱着他。


「你是怎样的人,我一直在用眼睛确认。因此,我相信你说过的话,昴。」红发的青年露出些许寂寥的微笑,「所以拜托了,让我陪伴你,别再像这样折磨自己。」


这不是该和我说的话才对。


「……你真的,是白痴吧。」


无法理解,也无法承认,心脏违背自我意愿地填满喜悦,菜月昴喃喃说。明明没有夸奖他的意思,莱茵哈鲁特却高兴似的注视着自己。各种意义上,表情炫目过头了。以前怎么不知道跟这家伙待一起会威胁到视力。


太糟了。真是糟透了。这个人,也会像这样笑吗。


……但为什么,想要跟着笑了。


 


-END-




我也不知道说好的四个短篇怎么字数暴走成这样的,明明初衷是写恶友最后却发展出了各种莫名其妙的东西,虽然个人还是写得很爽


标题只是因为觉得小标题都好像小学课本的例句喔就成这样了,根本没什么具体意义,反正是学不会也很正常的初级英语教程!(自豪


大概是崩得不成样子了,时间问题也没细改,让大家忍到这里非常抱歉(x)顺便提一下,实际的时间顺序应该是2-1-3-4,虽然无所谓啦!


最后还是再舔舔亲亲依酱,谢谢你带我玩!!!生日快乐喔!!!(๑>艸<)♡

评论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