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夏

【莱昴】居

罪愆: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莱茵哈鲁特·梵·阿斯特雷亚x菜月昴的cp


*双写手/合租设定


*寡淡慎入(?)



  今天的天气好到出奇,没有太强烈的太阳光,也没有扫起沙尘的风。菜月昴提着包走在行人稀疏的街上,思索着未完成的故事接下来的情节,向家赶着;但还没有到达目的地,脚步就被绊住了。
  
  他顿了顿,又向前走了两步,蹲下身试图伸手触碰那个拦路的小家伙儿——一只小狗。一只一眼就能看出不是什么珍贵品种、也没有任何能讨人欢喜的特征的小黑狗。
  
  这举动完全可以称为下意识的行为,却意外地没有被躲开。那只看起来凶巴巴的小狗仅仅是呲牙咧嘴了一小会儿,在确定不会被伤害后,可以算得上温顺地接受了爱抚。
  
  但即使勉强来向高评价说,手感也是十分糟糕,别说毛发柔顺,手掌能不被擦得疼痛已是谢天谢地,甚至还沾上了油和莫名其妙的污物。估计是长期在外流浪、垃圾桶里找吃食所造成的。
  
  虽说这么想了,菜月昴也并没有任何嫌弃的意思,而是感到莫名心疼。可是那只狗像是感觉敏锐得很、猜到了他的想法似的,身体缩了一下,从他的手掌下脱出,蔫蔫地跑了。
  
  菜月昴呆愣愣地看着那远去的小小黑色背影、却生不起追赶的念头,怔在原地不知多久后,听见了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
  
  大脑开始运转之际,菜月昴极快地判断出这个声音属于他的合租人——莱茵哈鲁特·梵·阿斯特雷亚。果不其然,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几乎完美的英俊面容。
  
  怎么了吗,昴?
  
  菜月昴极快地摇了摇头,说没事,刚刚看到了一只……
  
  ——一时想不到任何能够用于修饰那只小狗的褒义词,而不得不停顿了。菜月昴为此感到了奇异的沮丧感。但莱茵哈鲁特却不在意地接过了话说,一只可爱的小黑狗,是吗?
  
  菜月昴挠了挠头发,有些疑惑地发问,你怎么知道?
  
  我在来的路上看见了,蜷在那里,不过一看见我就跑了。莱茵哈鲁特指了指不远处的草丛,冲菜月昴眨了眨眼睛。也许是因为我没有关于「亲和力」的加护?
  
  ——「加护」是菜月昴曾经跟莱茵哈鲁特开过玩笑的话,感叹着莱茵哈鲁特实在太强了,根本就是各种「加护」齐聚于一身的状态,「服饰的加护」、「理发的加护」……活脱脱一个技能点满的天才级人物。
  
  菜月昴对此很自然地笑出声,拍了拍莱茵哈鲁特的肩说谁知道啊,也许是那只狗没有好运到有能与超完美人物对话的加护吧。
  
  
  
  两人说笑着回到家后,菜月昴把包放好,跟着莱茵哈鲁特进了厨房。原本厨房的事务在莱茵哈鲁特来之后都是由他一人承包,而且无论是料理的美味程度还是做好的速度都是一流,完全不用菜月昴操心;但是几次感觉到「吃白食」的羞愧感后,菜月昴提出了抗议。
  
  天天做饭也会累的吧?好歹这种家务平分比较好吧。
  
  莱茵哈鲁特对此并不惊讶,但很明显地表示出试图拒绝的意思,诚恳地说,不,其实我并不是很累,而且……
  
  就知道你会这么回答。菜月昴愤愤道。但是每次都是你来做饭也太不公平了,我还没有厚脸皮到天天坐在桌子旁边等你把饭菜端上来的程度啦。
  
  因为已经强硬到这种程度,莱茵哈鲁特也不好再说什么了,看上去很勉强地答应了「一起做饭」的请求。最终还是演变成了如今的场景——莱茵哈鲁特做饭,菜月昴在旁边打下手。虽然莱茵哈鲁特明显地给菜月昴一些轻松又尽可能显得能干的活,但那样烦恼的感觉仍然挥之不去。
  
  为了这种事烦恼得不行,怎么想都是令人疑惑而发笑的,可偏偏菜月昴就是这样的人。他的性格是原因之一,最实在的还是这位合租人好到可怕的地步,还一副「我只是做了我应当做的」的样子。
  
  我说啊,莱茵哈鲁特。
  
  把嘴里的菜咽下去,菜月昴用筷子轻轻敲了敲碗沿,示意他的话不是自言自语而是对话形式。他的红发友人也很体贴地放下了筷子,安静地打算听他说话。
  
  为什么会找我合租啊?明明什么都能自己做的很好,而且你也不差租房子的钱吧。
  
  问出了疑惑很久的话,甚至无心用礼貌用词装饰。而之所以知道莱茵哈鲁特不差这个钱,是因为他们是同一个社的写手,莱茵哈鲁特尽管作为从事写作事业不久的新人,已经以出色的著作收获了大片认可了。奖金什么的自然不用说,至少租个像样的房子太容易了。
  
  虽说以「节俭」的理由来看完全说得通,但菜月昴就是很好奇为什么会找上自己。明明没那么出名、也一点都不是讨人喜的样子,在合租之前甚至都没有跟莱茵哈鲁特说过话,却奇怪地被找上了;而且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自己还真是捡了个超大的便宜。
  
  如果要说最根本的原因的话——
  
  ——没有说什么「能省则省」之类的能轻易想到的理由,莱茵哈鲁特认真地盯着菜月昴,怕他听不清楚一般一字一句道,因为我很憧憬您。
  
  无论是突然转变成敬语的称呼,还是这句话所包含的意义,都让菜月昴庆幸着幸好没有一边吃一边谈话、否则一定会忍不住把饭菜喷出来。而后,他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激动了起来,喊叫着怎么可能啊……你根本就不用憧憬我啦!你很强啊!
  
  不,这是必须的。莱茵哈鲁特的神情完全不像在开玩笑,严肃到让菜月昴感到心慌。因为……
  
  好了,话题终止!就到这里了!
  
  即使是在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也害臊得不得了,急吼吼地打断了莱茵哈鲁特的倾诉;菜月昴用尽力气拿稳了筷子,大口扒着饭,恨不得把头埋进碗里。
  
  沉默了好一会儿,菜月昴才终于恢复平静、从刚才的窘态中回复过来。他呼了一口气,便听到莱茵哈鲁特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说昴,其实我也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呢。
  
  ……什么?如果是刚刚那个话题……
  
  菜月昴对自己的对话开头感到深深后悔,现在已经到了警示的程度;莱茵哈鲁特无奈地笑了笑,指着他丢在一旁垃圾桶里的青椒道,这个不爱吃吗?
  
  对于这种大多数人都讨厌的东西,菜月昴也不例外,完全提不起兴趣来。做菜时放青椒完全是为了调味,吃下去还是算了吧——抱着这样的想法。但回答「对啊就是不爱吃」这种话,怎么想都觉得太没有礼貌;而且照莱茵哈鲁特的样子来看,搞不好还是喜欢吃的类型,这样就太尴尬了。
  
  用指甲轻轻叩着筷子,菜月昴勉强道,还可以……吧。虽然味道不是特别吸引人的那种类型,但确实……对人挺有好处的嘛,也许吃着就会感觉其实还不错……
  
  是不是……说过头了?
  
  看见莱茵哈鲁特笑着挟了一筷子递至眼前时,菜月昴心中冒出这样的想法。然而事已至此,面对眼前那样爽朗又耀眼的笑容说出拒绝的话来,即使是在吃青椒这种事上,他也完全做不到。
  
  认命地张开嘴巴,接下充满好意的青椒,艰难地咀嚼着;嘴里的味道根本形容不出来:虽然不是自己非常讨厌的类型,但完全不是自己喜爱的菜的事实毫无疑问地凸显了出来。
  
  ……还不错。
  
  ——心里产生了诸多哀怨,但最终还是给出了这样的答复。无论如何,吃青椒也是一件有益于自身的事,再加上朋友的好意,之后不尝试一下大概是不行的吧。
  
  莱茵哈鲁特倒是对于他的苦处毫无察觉,而是露出了轻松的笑容说,太好了,昴。之前还以为你不爱吃这个,着实犯愁了一会儿呢。
  
  他的话让菜月昴愣怔了片刻,而后忍不住生出沮丧感来,说莱茵啊,你这个人真是……
  
  ……真是太狡猾了。
  
  后半句当然是硬生生憋了回去,心中忍不住地叹气。但心中难以湮灭的幸福感又是另外一回事。菜月昴敲了敲桌子说专心吃饭,完全没有意识到先开口的人就是自己。
  
  
  
  收拾好碗筷后,两人在客厅小小地休憩。电视里在播放关于宠物的新闻,莱茵哈鲁特像是想起了什么,面向菜月昴说,昴,你有想过养宠物吗?
  
  怎么突然问出这种话。房租合同说过不允许养了吧。就算不谈这个,我也——
  
  想到小时候诸多宠物都在自己没有一点知识性可言的饲养方式下失去生命,菜月昴最终只是摇了摇头。
  
  ——我也不喜欢宠物啊。再说了,家里有两个人就够了不是吗。
  
  说的也是。莱茵哈鲁特笑道。只是看到你早上对那只小狗很感兴趣,所以才会这么问。以为昴是喜欢小动物的人呢。
  
  这么说总感觉怪怪的啊。
  
  菜月昴撇着嘴应承,趿拉着拖鞋去冰箱里拿了冰淇淋。这个天气并不是适合冰淇淋的最佳天气,只是他想吃,仅此而已。
  
  他拿了两个来,递了一个给莱茵哈鲁特,跌回沙发上慵懒半躺着。要看冰淇淋都要化了,他才挑了一大勺塞进嘴里,含混不清道,我觉得那只狗挺像我一个朋友的。
  
  他说完后忍不住自己笑出了声,身体晃动着,一不小心把冰淇淋滴在了身上。莱茵哈鲁特也跟着他笑,还不忘扯张纸巾递给他,问那是谁啊。
  
  菜月昴拿着纸巾在脏污的地方使劲擦啊擦,直到柔软的纸巾被擦破了,他才好像努力思考着似的,说,忘记了。
  
  于是他们对这个话题再不提起。沙发柔软,空气暖和,菜月昴躺着躺着就觉得迷迷糊糊,眼睛一闭睡了去。
  
  
  
  待菜月昴醒来时天色已经暗了,身上搭着一看就知道谁拿过来的被子,还细心地掖了角。客厅的灯没开,脑袋也昏昏沉沉,闻着不知从哪儿飘来的饭菜的香味。他靠着沙发呆坐着,待这香味愈发浓郁,才恍然大悟般发现这是从自家厨房飘来的。
  
  他蹬蹬蹬跑到了厨房,果然看见莱茵哈鲁特刚刚脱下围裙,一回头便四目相对。菜月昴张了张嘴,哭笑不得道,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加护,把我醒来的时候也算出来了啊。
  
  莱茵哈鲁特无奈地笑着,哄小孩一般说,并没有那种加护,昴。
  
  吃晚饭时莱茵哈鲁特很安静,像是听了菜月昴中午那句玩笑话。菜月昴颇感无聊,自顾自发起话题,说莱茵啊,我一直觉得你做饭时有种违和感,今天我终于发现为什么了。
  
  莱茵哈鲁特睁大眼睛,不知道是对「违和感」感到奇怪,还是对「为什么」好奇。菜月昴接着说,难道你不觉得,做饭时哼着小曲儿比较带感嘛?
  
  他不待莱茵哈鲁特回答就高高兴兴地哼了一段,已经记不清是原创还是偶然听到的,总之他哼得很开心。莱茵哈鲁特也跟着他小声哼唱起来。
  
  在听到宛如「歌唱的加护」一般的歌声,菜月昴丧气地停了下来。莱茵哈鲁特不明所以,只是因为菜月昴停下来了,所以他也停了下来。
  
  不唱了吗?
  
  不唱了。菜月昴赌气般地嘟囔。明明被别人夸过好听的……
  
  ——确实很好听啊。昴唱的很好听。
  
  似乎对昴的心思毫无觉察,只是诚挚地表达出自己对于歌声的评价。不管怎么样,心中的满足感膨胀起来了。菜月昴愉悦地叉起双臂,仿佛宣言般道,下次给你表演牙弹吉他,要好好看着哦。
  
  虽然听上去确实很厉害,但是怎么说都太危险了,昴。
  
  料到了莱茵哈鲁特会不自觉地说出扫兴的话来,菜月昴咬着筷子,假装自己没听到。
  
  ——待这场歌唱风波过去后,饭菜已经凉透了。两人把饭菜热了一道,匆匆解决了晚饭。
  
  
  
  因为卧室足够,双方也需要相当的隐私空间,两人并没有在一个房间睡。但是在客厅待到临睡前,回房后倒头就睡的习惯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形成的了。忙完该忙的事后,菜月昴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望向还在聚精会神盯着电脑的莱茵哈鲁特。
  
  莱茵哈鲁特注意到他的目光,回以笑容道,还不去休息吗。
  
  我不算特别累啦。是你啊,莱茵,现在休息会比较好吧。太过勤勉也会弄垮身体的。
  
  这当真是谬赞了。事实上,我正在看一部同人。你知道,就是那本……我还在连载的书。一个读者推荐的链接,因为不太忙就稍微去看了一下。
  
  菜月昴对莱茵哈鲁特的回答感到了好奇,见他不太在意的样子,便凑了过去看。待看清楚了后,才发现是男主角与男二号的同人文。
  
  这样的事菜月昴也是了解的,他曾经的一些作品也有人写这些。他算不上厌恶,只是对他而言太过尴尬,所以能避免触及就尽量避免了。莱茵哈鲁特看上去倒没什么感觉。
  
  菜月昴仔细地看了一些。说实话,这篇文章写得很好,但是对于莱茵哈鲁特笔下的人物,为了圆满爱情而让他们做出了许多与性格完全不符合的事,可以说南辕北辙的程度的那种。
  
  作为一个靠写作为生的人,他忍不住提了出来,评价道文笔还可以啊,只是好像有些……人物性格崩坏了吧?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是这样呢。莱茵哈鲁特说得很平静。虽然我觉得,他们两个相爱就已经是最重要的人物性格崩坏了。
  
  敏锐地感受到菜月昴的身体僵了一下,莱茵哈鲁特有些担心地询问,怎么了吗,昴?
  
  没什么。菜月昴极快地摇了摇头道。只是稍微惊讶了一下呢。
  
  这样啊,我说的话很奇怪吗。
  
  并没有要求什么回答,轻松地带过话题,莱茵哈鲁特关掉了电脑,向菜月昴道了晚安。
  
  晚安。菜月昴说。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叫住准备回房的莱茵哈鲁特说,明天一起去宠物店看看吗?不是买宠物,是我最近有写到这方面的题材,想去实地感受一下;有空的话一起去怎么样?
  
  莱茵哈鲁特一秒犹豫也没地应承下来,还开了句玩笑话说,希望老板不要赶我们出来就好了。
  
  那倒也是。菜月昴笑了起来,仿佛真的被这句话逗乐了。晚安,莱茵哈鲁特。
  
  晚安。莱茵哈鲁特说。
  
  于是菜月昴关掉灯回了房。他把自己重重地摔到床上,感受着空气的凉度,望着窗外没有星星的夜空进入了梦乡。
  
  ——无论如何,时钟不停转动,世界持续向前。


—Fin—

评论

热度(136)

  1. 纯夏千醉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