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夏

【米尤】月亮的背面

*原作修改HE向,一发完结

*灵感来源于《苏菲的世界》结局,是一个从剧本里逃跑的故事

*第一次写同人,希望还能看得过去(。


01

还是那个夜晚。

尤里的泪水一颗一颗砸在哥哥脸上,怀中人用涣散的眼瞳对着他,再做不出任何反应。

漫天苍蓝之下,尤里哭喊着低下头去,把他失而复得又得而复失的哥哥紧紧搂住,似乎这样就能把他揉进血肉里,不去面对生与死的永恒离别。

不断下沉的飞艇终于落在了海面上。在少年的恸哭声中,金色与黑色的匣子彼此相接,融为一体——

整个世界只剩下耀眼的白光。


“哥哥,我想你可以起来了?小柳的眼睛应该已经离开这一页了。”

“再等等,等他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到匣子上。”

白光中尤里和米哈伊尔维持着原有的姿势,用气音小声交谈着。

他们静候了片刻,随后米哈伊尔拉着尤里的手站了起来。在这一帧白光结束、下一个画面开始制作之前,他们还有片刻的时间交谈。

“都结束了?这样就可以了吗?”尤里还有点怀疑他们的计划,毕竟这是他闻所未闻的结局。

“结束了。只要小柳和其他工作人员认定我已经死了,他们就不会再画任何关于我的镜头,现在我是自由的。”米哈伊尔对着弟弟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我这就走了。”他望向远处的海面,“我会回到废弃的狗镇,那个布景的戏份已经结束了,应该很安全。”

“尤里,别忘了我们的计划。在最后一幕之前,想尽一切办法逃出来,我等你。”

米哈伊尔从侧腹把事先准备好的血包拆下来,扔进海里。他走到飞艇边缘,又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跟过来的尤里,那双冰蓝色的眼睛里终于不再有被剧情支配的遗憾和恨意,而是充满了希望。

然后他跳了下去,伴着夜色飞向远方。


02

尤里·基洛夫被哥哥从静止中唤醒,已经是三个月以前的事了。

彼时的他呆立在华田博士家的楼顶上,不知道与阔别十年、本应死去的哥哥重逢,和被告知自己其实是个虚拟人物之间,哪一个更梦幻一些。

更别提告诉他这件事的人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哥哥。

眼前的米哈伊尔一改方才剑拔弩张的架势,向他说明两周以来自己观察到的内容,什么“躲在片头曲里看到了编剧的名字”,还有“在每一帧画面里角色的意识都被操控了”……一个接一个未知的名词从哥哥嘴里说出来,让尤里感到有些陌生。

如果是梦,这剧情也太脱节了吧?

他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得侧过头去,先错开对方的目光。在米哈伊尔身后,世界的样子截然不同——停滞的硝烟与月亮,花园里凝固不动的菲利普和小咲,一切都和十几分钟之前分毫不差。哥哥方才说幕间的世界是静止的,难道就是这样?

他的目光再次回到米哈伊尔身上。对方原本无神的眼睛此时找回了些光彩,甚至对着尤里露出了一个笑容——那是狗镇的米哈伊尔才有的,在弟弟面前胸有成竹的模样。

片刻静默的世界里,尤里的耳边回响着他方才唯一听懂的几句话:

“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会被剧本控制的。我有预感,这不会是什么好结局。”

“尤里,你愿意和我一起逃跑吗?”

……求之不得。

他的脑海里全是这四个字。

尤里的理智在这一刻回笼,方才的茫然一扫而空——这十年来在心上汹涌而过的所有情感,那些苦涩与伤痛,都是为了这一刻而存在的。他怎么可能不去相信这个人呢?在一片静止的世界里向他伸出手的,他的哥哥。


在那个月光斜斜洒下的布景里,他们谈论了许多。醒来的原因,逃离剧本的可能性,掩人耳目的方法,时不时夹杂一些十年来的所见所闻。他们都在彼此错过的时光里改变了很多,对话不复从前的天真欢愉,但那种天生的、相互的关切却丝毫未变。

米哈伊尔仍旧会提醒尤里,被剧情支配就有可能忘记这里发生的一切,在那些远景镜头和空白画面里,一定要想办法取回自己的意识。

尤里也仍然会担心哥哥,剧情对他实在是太不友好了,在幕间的空隙,他还能有精力去搜集情报吗?

但作为兄弟,他们又都会许下承诺,想办法让彼此放心。于是当尤里感觉自己的意识逐渐模糊,似乎就要被传送到新的画面时,他与哥哥紧紧凝视,却不再有十年前那一夜的惊恐和无助感。

我绝不会忘记哥哥的。他下定决心,融入朦胧的白光。


03

尤里就这样开始了静止与流转、停滞与自由交错的三个月。

他开始察觉到剧情对自己的控制,异常坚定的行为,没有空白的思考,从不停顿的台词,一切都束缚着他,而他此前竟然对此一无所知。

这和天狼自由的血液相差太远了。在帧与帧的空白里,他这样想。

幸运的是,他总能在幕间那短暂的时间里保持清醒。或许是米哈伊尔那句“一起逃走”给了他莫大的勇气,使他不至于被剧本和故事控制,满心都是两个人开始新生活的期盼。


不知编剧是为了保持吸血鬼的神秘感,还是故意要让这对兄弟聚少离多,从那以后他们兜兜转转,只见过几次面。

在穿过隧道的火车车厢,他们加紧完善自己的计划;在冷雨冲刷的钢轨废墟,米哈伊尔向他说明逃离剧本必备的条件;在火光映天的直江府邸,他们准备大结局时可能会用到的道具,并谨慎地藏在身上。

每一次米哈伊尔都会说,不用担心,他会安排好一切。

尤里还像小时候一样听话,无条件的信任哥哥,只是利用那些远景镜头来完成哥哥布置给他的任务。

这或许会导致画面崩坏,他想,但最近作画监督比较放松,没什么大问题。

除此以外他也没什么可想的了。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紧锣密鼓的行动和对未来的美好想象足以占据他所有的思考。

本应如此,假如没有那些念头从心上钻出来——

如果整个世界都是虚拟的话,那他的感情还是真实存在的吗?

这十年来的仇恨和绝望都是假的吗?

他的复仇与羁绊,还有什么意义呢?

这些想法就像塞壬的絮语,在他耳边悄悄回放。他不敢去想,似乎再深入下去就是无解的、不可触碰的莫比乌斯环,再想下去什么东西就会极度地被动摇,导向致命的错误。他只能用逃亡计划尽力的填满自己,忘掉这些,就像哥哥所说的那样,相信他,把一切都交给他就好了。

在连续的奔忙里,不知不觉中,三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了。


04

尤里出现在维拉德教授面前时,他听见温柔的海潮声,也听见剧中的自己冷静地与教授交谈,说着“到时候请杀了我”这样令人难过的话。

他这才忽然想起他就要走了。不是带着匣子流浪天涯,而是他就要逃离这个不合理的世界——同时,也离开所有关爱过他的人。

在空白帧里,他长久的凝视着这个十年来被他当作心灵支柱的男人,他的良师,他的保护人。少年善良的心脏此时才后知后觉地颤抖了起来,带着些许不舍。

他们指尖勾着指尖,做一场没有意义的挽留。在观众看不到的正脸里,尤里倾注了自己取回的、剧本之外的情感,借着台词向他道别:

“再见了,教授。”

“不,我的另一位父亲。”


与三个月相比,十二分钟已经很短了。可与十年相比,这三个月又是多么短呢。

尤里看着回到日本的凉子和伊庭少佐,听着在伦敦酒吧里队友们谈论自己的话语,心里不无苦涩。他不能理解小柳的想法,孤独承担一切的少年,这样的结局有什么好?

所以他要逃走。尤里定了定心神。哥哥还在等我呢。


列车轰鸣驶向从未相连的世界,也驶向故事的终场。尤里关上窗子,听着车厢里另一对兄弟嬉笑,暗暗数着自己的心跳和台词。

“相信授予我的这份力量。”镜头转过来了。

“我是天狼。”画面对准他的眼睛。

“——同时也是,保护世界的联系者。”他把眼睛睁开,露出里面浩瀚无穷的宇宙,熟悉的音乐渐渐响起。

就是这里,画面的内容是他却没有照到他的身体,这一刻他是可以自由行动的,趁着监督和观众的注意力都被歌曲所吸引,趁着他们的眼睛还没有离开这个场景,在故事盖棺定论以前——

尤里敏捷地打开窗子,在两秒空隙里翻窗跳了出去,把自己摔在雪地上。

车轮在远处发出吱呀的声音,渐渐停下了。风不再吹起,雪不在飘落,终幕之后的世界重归静止,将化作电脑里保存完好不再修改的文件夹。

尤里试探性地动了动手指,一切正常。他长呼一口气,干脆躺倒在雪地上,仰望着十年不曾见的纯粹的蓝天,等待心跳逐渐平复下去。

然后他听见了脚步声。在这个已经终结的世界里还能行动的人,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尤里几乎立刻跳了起来,睁大眼睛望向对方——

是哥哥,是米哈伊尔。他早已脱下那趣味恶劣的红衬衫,斗篷上带着尤里熟悉的花纹,估计是在狗镇找到的旧衣服。

“怎么过来了?这里离工作人员那么近,被发现了怎么办?”尤里凑上前去,不忘责怪一下。

“想早点见到可爱的弟弟,就飞过来了。”米哈伊尔露出笑容,甚至给了尤里一个wink。

在披着朝霞的雪原上,他们相互注视着,一时间都没有开口。尤里的心又怦怦跳了起来,他知道,从这一刻起,他们的关系就不仅仅是一对命运多舛的兄弟,还将成为静止的世界和无尽的时间里,唯一陪伴彼此的人。


最后还是米哈伊尔先开了口。

“我去过狗镇了,你的队友们之前收整过,我又布置了一下,我们回去就可以直接住在家里,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嗯。”

“爸爸妈妈他们,应该是见不到了。戏份一结束,他们的意识就都消失了。不过还能去他们的最后一帧画面,你要是想见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

“嗯。”

“我们会维持最后一幕的状态,你的眼睛还有我的病,可能都没有什么办法了。”

“嗯。”

“尤里?”

米哈伊尔察觉到弟弟的异样,凑近对方轻声询问。尤里低垂着头,心中许多杂乱的感情翻滚着,千头万绪,不知该从哪一端开始才解得开。

少年咬着嘴唇,半晌才开口道:

“在华田博士家的楼顶,能再见到哥哥真的很开心。不管是剧本里的我还是清醒的我,和哥哥重逢都很幸福,也很迷惑。”

“戏里的我每次见到哥哥,心脏都像要烧着了一样疼起来。而在戏外我每次和哥哥交谈,都会得到用不尽的希望和力量。”

“这个故事真的很难过啊,哥哥。我看着你感染病毒,看着你和叶夫格拉夫战斗,却没有办法冲出去帮你。”

“如果我能操纵故事里我的身体,我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救你出来。我身为匣子的拥有者,却连自己的哥哥都拯救不了,还谈什么守护世界呢……”

米哈伊尔看着弟弟这幅模样心疼极了,刚想开口安慰,却看见尤里摇了摇头。

“我知道现在都结束了,可我比在故事里的时候还难过。这两个世界反差太大了,每次在空白里醒来都美好得像做梦一样,可是哥哥你说这个世界是虚拟的,我们都是虚构的——”

“万一这个世界只是另外一个故事怎么办?现在站在这里的我们该算什么?这个场景,这些感情,都是真的吗?”

少年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三个月以来积攒在心里的疑问终于爆发了。他对那个失去哥哥的故事太害怕了,以至于逃出来之后,还在怀疑自己,怀疑这个世界。

米哈伊尔把弟弟一把搂进怀里,感觉到肩膀处一片潮湿。

他说:“尤里,你能触摸到我吗?”

怀里的少年点了点头。

“现在的我看起来像是假的吗?”

少年又摇了摇头。

“和我一起逃出来,你感到高兴吗?”

点头更用力了些。

“那就可以了。”米哈伊尔笑了,柔声解释说,“我也不确定这个世界会不会只是另一个人写的剧本,但此刻我们站在一起,能触摸对方,能理解对方的感情,这就够了。”

“虚拟世界也是有真实存在的。像我,虽然也很讨厌小柳的剧本,但唯有一点我要感谢他。他没有让我死在那个雪夜,就算之后的十年充满黑暗,在片头曲里醒来的那一刻,我也看见了光明。”

“如果没有他,尤里,我就不会和你相遇了。这份感情我绝不会去怀疑,因为这就是十年来,这三个月来,支撑着我活下去的动力。”

尤里听见了哥哥的心跳声,如此坚定、有力,就和他的话语一样。

他终于能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了,十年的仇恨,三个月的奔忙,都将在此刻落下帷幕。等待他们的,是漫长的探索和无尽的旅途。


05

“所以,我们究竟为什么会醒过来呢?”

“我记得之前有一句台词是说,人心里存在着很多世界,这些世界会发生碰撞,但不会重合。小柳很强调不同世界的存在,也许是他编剧的时候,也曾设想过尤里和米哈伊尔自由自在行动的世界呢?说不定正是这样微小的念头,给了我们一线生机。”

“说起这个,我可听到你最后的台词了。维持世界的联系者?”

“不,那个是小柳的恶趣味……不过,我们一直这样走下去的话,说不定会找到联通其他作品的方法,真的到其他世界里去穿行。”

“那,出发吧。”


少年和青年的旅途永不停歇。穿过雪原,越过山峦,淌过河水,路过城市,在静止的布景里四处探索,在世界的边缘处寻找出口。他们在故事外游走,他们在数据中穿梭,画面和数据,剧情和代码,不管在哪里,彼此交握的手都不会松开,诚挚的感情都不会改变。

或许有一天,他们会在月亮的背面,拥抱涅槃的春天。

评论(1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