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夏

【尤昴/莱昴】幸福加载中

黑匣子:

★为Re0尤昴,莱昴,不看者请回避。
★艾特这个把我拉入坑的人...... @深海天空
★无剧情向小甜饼。


【莱茵哈鲁特的场合】


“我喜欢你。”


莱茵哈鲁特把莱月昴的右手握在两手之间,深情款款地说出这么一句话,青年温和清冽的声音压得有些低,倒勾出了一丝缠绵的意味。


红发蓝眸的英俊青年本就极受欢迎,莱月昴的样貌虽顶不上让人惊艳的程度,但却秉持着耐看的东方面孔,这样一副惊讶过度的模样倒是让人忽略了他本身有些过激的性子。


不得不说这场面确实有些养眼,这就必然会引起一阵阵的哄闹。


男生们不怕事大地鼓着掌甚至有人吹了声口哨,女生倒是矜持得多,虽然大多是有些遗憾接受校园男神告白的怎么不是自己,一边带着些不明意味地总是忍不住把目光投向那两人身上。


莱茵哈鲁特在周围人的起哄声中却依然笑得从容淡定,他施施然地放开了莱月昴的手,轻巧地把手里的牌放到了桌上,像是刚刚什么也没发生似的轻笑了声:“行了行了,过分了啊,你们这样闹,我可是会很困扰的。”


“这样才叫有气氛啊,莱茵!”


“就是就是。”


他们都玩闹地符合着,也没把这事当个真就此揭过了,好一阵玩笑过后又是新一轮游戏开始的吆喝声。莱茵哈鲁特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目光却是有意无意地瞥向了坐在角落里沉默着的尤里乌斯。他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一贯的认真神情,莱茵哈鲁特看不准他在想些什么,就再次把心思放在了身边的人身上。


吓到了的样子也很可爱呢。


莱茵哈鲁特无意识地想到了这句话,随即轻咳了声遮掩了自己稍稍有些露骨的眼神,还不行,他这样对自己说道。


还不行。


“喂,昴,被校草表白的感觉如何?有没有觉得小鹿乱撞啊?”菲利克斯嬉笑着凑了过来,勾住了莱月昴的手腕,嘴里吐出些不着调的话。本来愣着的莱月昴顿时打了个激灵,把菲利克斯推出去的同时还不忘反驳着:“你才小鹿乱撞。”


可不是吗?莱月昴本还想着看莱茵这个家伙出丑的糗样,可没料到戏剧的另一主人公竟然是自己,这下他可笑不出来了,更何况莱茵这家伙毫不扭捏地就执行了国王的指令。


心跳确实是漏了一拍,但莱月昴坚持地认为自己是被吓着了。


这么认真干吗?莱茵这家伙去演偶像剧简直就是大火的节奏,戏骨天生啊混蛋。


莱月昴暗自啐了口,看着似乎被带动到下一场游戏的莱茵松了口气,平缓着有些吊着的情绪,他的面颊与耳根有些发红,自己倒是一点都没察觉,在这昏暗的灯光下那层不知是恼还是羞的薄红确实有些淡了。


“挺会玩的啊,碧翠丝。”这时候莱茵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是他如往常的温和嗓音,但莱月昴始终觉得刚刚应该是玩笑的那句话实在太令人映像深刻也足够勾人心弦了,怕是没有哪个女生能逃得过这样的攻势,亏得我们的校草大人一派的正经寡欲形象。


哼,帅哥还真是令人讨厌的生物啊。


碧翠丝把自己手里的鬼牌朝着桌上一扔,朝着莱茵哈鲁特比了个“OK”的手势,显然莱茵的表现很让她满意。


莱茵哈鲁特这么正经的一个人,在游戏上竟也这么放的开,这让众人兴致更高的同时也不由得将目光集中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同是校草的尤里乌斯。


这两人虽然都被安上了校草的名头,但也着实是有些不自知的,众人本以为这两人会在各方面来个激烈的比拼,哪想他们却是融洽得很。


对彼此保持着绝对的敬意一般的融洽,像是对待挚友一般的相处模式。


这年头有着这么保质的帅哥的学校实在是不多了,更何况是真正的王子一样的存在,哦与其说是王子倒不如说是骑士。


对外的表现实在是太过完美了,反而显得有些高不可攀,女性们如此说道,这并不妨碍她们把这两个标榜为高岭之花,甚至为此而津津乐道。


虽说这游戏全凭运气,但好几轮下来,也会再次轮到莱茵哈鲁特或者是抽到了尤里乌斯。莱茵哈鲁特倒是大大方方地接受了惩罚,只是对着女士总是保持着克己守礼的风度。


只是每次轮到尤里乌斯的时候,他只是笑了笑,举起了手中的杯子一口喝尽了杯中的烈酒,同时拿起了与他一起受惩的那位的酒杯——他单方面的拒绝了国王的指令。


虽然看不到尤里乌斯受到惩罚确实有些让人失望,但这样豪迈的姿态也引起了不小的哄闹。众人只道是我们的最优今天确实心情不好,无意凑到我们这玩闹中。


莱茵哈鲁特瞥了眼,像是了解了什么一样轻轻皱了眉,他觉得,即使是友人,他也不会输的。


更何况是友人。


【尤里乌斯的场合】


大学宿舍是典型的四人一间,他们这大学应该算是有钱的典范,这宿舍宽敞得很。


巧的是轮到了菜月昴的时候,他们宿舍只被安排了三人,尤里乌斯和莱茵哈鲁特就这么成为了他的舍友。


他们准时在十一点半的时候结束了游戏,他们门禁很晚,十二点的门禁令他们的夜晚显得丰富多了。


菲鲁特因为一时激动竟然碰了酒,即使没有血缘关系,她和她哥哥竟然神奇的都是一杯倒的存在,作为哥哥的莱茵哈鲁特当然不放心她自己回去,只好按捺着自己有些焦躁的心亲手把菲鲁特送回了宿舍。


有着莱茵哈鲁特跟着,女生们的安全自是不用担心。


本来尤里乌斯也是要送安娜塔西亚回去的,但是这个精明的女生像是看透了一切,她摆摆手示意尤里乌斯自己可以回去,紧接着就凑到菜月昴的身边说了些什么。


周围太嘈杂了,尤里乌斯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之间说了些什么,只知道菜月昴突然转过头来看着他,眉毛高高挑起,像是要显出什么嘲笑意味的模样,继而点了点头。


安娜塔西亚走的时候拍了拍尤里乌斯的肩,有些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就潇洒地走开了。


尤里乌斯有些不着头脑,却看见了菜月昴向着他走了过来,像小孩子一样地嗤了一声。


“喂,不是吧,这样就醉了?”


尤里乌斯眨了眨眼,菜月昴看他这样呆愣的模样内心笃定了这个人确实是有些醉了,于是掏出手机给莱茵哈鲁特发了条短信让他带点解酒药回来,顺手叫了辆出租车。


尤里乌斯顺从地上了车,菜月昴也没看着他,掏出了手机又给莱茵哈鲁特发了几条短信,又向艾米莉亚和蕾姆她们问了声安。尤里乌斯本觉得偷看别人发短信并不好,但他实在移不开自己的目光。


明明我就坐在他身边还给别人发短信,喝了酒的男人就是有些不可理喻,尤里乌斯罕见地有了些小性子,转开了眼睛看向窗外,一手撑着脸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


大城市里就是这样,即使到了深夜也是依旧的灯火通明,尤里乌斯看着看着眼睛就有点飘,脑子里浑浑噩噩的想着些什么,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今天喝的有点多,但也不至于到醉的程度。


尤里乌斯本来就对这种活动不感兴趣,只是大家都来了,他也不好弗了别人的面子。哦,好吧,他承认,他是跟着坐在他旁边这位至今无知无觉的家伙来的。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这家伙那时候的兴奋模样,典型的喜欢热闹的家伙。


因为自卑而伪装出的自大狂妄,无时无刻向别人彰显自己的存在感,举止粗鲁而无礼,这样的人在这所贵族学校里简直就是“异在”。


却足够成为一个吸引人目光的存在了,尤里乌斯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一开始,从一开始,他是真的觉得这个人是无可救药的愚蠢,他不是那种会带着异样眼光看人的人,只是那件事上不管是为了谁都好,只有他出头才能平息众人的怒气,虽然之后好一段时间菜月昴都对他冷眼相向,啊对,他也是个小心眼的家伙。


但是相处久了,这个人就莫名其妙地让人移不开目光了,不同于莱茵哈鲁特那种天生的亮眼,这个“异在”的存在就像是在黝黑洞穴里存在着的宝藏,这个时候尤里乌斯就有点在意莱茵和这个家伙的熟稔了。


莱茵好像是一开始就看见了他的存在,带着不经意般的试探与靠近,虽然莱茵一直都是笑着的,但他很少会露出那种只有面对着菜月昴才会露出的近乎失态一样的笑意。异常,尤里乌斯知道,这不仅仅是在莱茵哈鲁特身上的。


就好像这个人的出现,这整座学校都变得异常,倒是让他分不清是好事还是祸事了,但是对于他自己,他想他还是乐意的。


这个人的成长太快了,越来越多的让人意识到这样糟糕的他其实是一个很优秀的人,明明懦弱得可以,却总在不经意的地方表现出莫大的勇气。


“喂,你还好吗?可以走吗?”菜月昴的声音带了点不耐烦,却遮掩不住那种小得意的心思,“需要我抬着你进去吗?”


尤里乌斯瞥了他一眼,顺从的让菜月昴把他的胳膊架上了自己的肩膀,看着他微微的趔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笑意。


他突然就不想想那么多了。


“呼,我一个人可看不住你这个酒鬼,我还是打个电话问问莱茵哈鲁特究竟什么时候回来好了。”菜月昴把尤里乌斯扶进了宿舍,自己坐在沙发上微微喘着气,还未拨出号码手机就一把被尤里乌斯抽了去。


尤里乌斯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发什么疯,只是实在不想这个人总是在想着别人,这是私欲,作为一个男人的私欲。


尤里乌斯明白自己本不该是被私欲所支配的人的,但是酒精刺激了大脑,扩大了冲动,他直接钳制住了菜月昴的双手。


菜月昴很少看见尤里乌斯如此失态的模样,好看的金色眼眸甚至有些微的发红,明明狠虐他的时候面上都是一副可憎的从容淡定——虽然他承认那确实是他的错,也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不可否认的,菜月昴着实被这样的他吓到了,即使很有可能是酒后发疯,他也没想到这家伙酒品这么差,明明刚刚还好好的,难道是到了熟悉的地方才开始耍脾气的类型,不能喝酒还不肯接受惩罚,菜月昴着实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早知道会这样拼命也要拦着他喝酒啊,菜月昴有些无奈地想着,在他挣扎了几番无果之后后悔的情绪更甚。


哦,早知道应该不管怎样都要护住手机的,还有机会把这个样子的尤里乌斯拍下来日后给他看看,顺便报个一箭之仇,菜月昴想反正自己从来不是个多么宽容大度的男人,特别是对这个家伙。


只有尤里乌斯知道他其实是极其清醒的,他酒量不错。但今天晚上,他承认,他受到的刺激比较大。莱茵哈鲁特那个混蛋竟然假借着国王游戏告了白,虽然大家都把这一切归咎于游戏需要。只有他——和莱茵哈鲁特有着相同龌龊想法的他,清清楚楚看到那家伙眼里的认真,明明是同样的不藏任何私情的,他总觉得那家伙望着他的眼里暗含着一丝戏谑,即使那家伙根本不是那样的人。


那明湛湛蓝眸里的,对着他正困住的这个人的情意真是有够露骨的,在暧昧的灯光渲染下只留下了令人沉迷的温驯,他真怕菜月昴就这么晃了神被引进去了。莱茵哈鲁特这无疑就是向他丢白手套的意味,那家伙毫不犹豫地下了战书。红发蓝眸的骑士举起了利剑指向了他的胸膛,他可从不认为自己会输给那个家伙,尤里乌斯这样想着。


【莱茵哈鲁特的场合】


男女宿舍相隔较远,本来急着回去的莱茵放缓了步伐,他看着手机里的短信,呼噜到喉头的一口轻叹又被咽了下去,熟门熟路地将短信划拉到一个分组里,又忍不住打开来看了一遍。


不曾喝酒却也感觉有些醉了。


他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宿舍底下,被窗帘遮掩而显得暖黄色的光映在了他眼里,莱茵哈鲁特罕见地有了些迟疑。


刚刚,也就是在不久前他接到了家里的电话,他不像尤里乌斯一样有着极为宽裕的条件,不是说他所谓家族的限制什么的,只不过他虽有能力摒弃这些,却无法摒弃从出生到现在便担在肩上的责任。这是他自己所不允许的,与私欲同等重要的以及让人在意的,他当然知道其实就这么放开未曾不好,只不过内心不愿也实在是舍弃不了。


夏天的夜晚也带了些凉意,莱茵没有选择上楼,他毫不在意地坐在绿化池边上,他大概能知道尤里乌斯的想法,毕竟他们属于同一种人,尤里乌斯不可能会做出让昴为难的举动。


他抬起头,湛湛的月光落下照亮了他的眼眸,他的唇边带着堪称温柔的笑意,本就白皙的脸庞仿佛都镀上了一层荧光。


约摸这就是所谓的公子如玉。


阿斯特雷亚年轻的家主有着一副好相貌,又有着一身的绝妙才华,这是众人皆知的。


莱茵哈鲁特其实早就与菜月昴见过面,初见时,菜月昴被三个小混混围着,死死护着怀里的东西,眼神又凶狠又坚定,还带着些不易察觉的决绝。莱茵第一眼就觉得这样的人像极了自己捡到的那只纯黑的流浪猫,虽然说被他救助了,但与他极不亲近,甫一靠近就能被挠一爪子。


他出手相助了,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到底没有看见他护着的是什么,但是他等着这个人和他说些什么——他看起来想要叙述些什么,但是没有,只是很是局促却故显大方地说了自己的名字。


莱茵哈鲁特却有些莫名的失望,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说了名字之后表达出了如果需要帮忙请尽管提的意愿。但是菜月昴这次就只是又干巴巴地道了声谢,就跑开去了。莱茵哈鲁特觉得事情便这样吧,他不是喜欢纠缠的人。


却没想到第二次见面就如此地迅速且富有戏剧性。


身材娇小身体湿透的女性迎面扑上了自己,莱茵哈鲁特赶紧扶住了她,待看清来人的相貌后一怔,来不及多想这个人就直接跪下,断断续续却可听出话里的急切:“求求你,帮我救个人。”


莱茵哈鲁特朝着这个人指着的方向一路跑过去,就看见今天早上刚见过面的人正在湖里挣扎着,莱茵二话不说就下了水,好像是知道有人在救他,菜月昴很是顺从地由着莱茵摆布。


等莱茵把菜月昴救上来的时候,菲鲁特已经在岸边等着了。这时候的莱茵哈鲁特并没有太过在意菜月昴的事情,反而是菲鲁特已经抓住了他的全部心神,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错,这个人就是她父亲前妻的孩子。


他急着安排这个孩子的事情,但也没有忘了要先关注一下菜月昴,只是这个人笑了笑,有些脱力地挥了挥手:“不用了,我反而没想到会被你救两次。”


他当时回的什么来着,对了,是的,“因为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而这个人笑了笑,似乎有些不以为意,他再次离去的时候莱茵哈鲁特注意到了他依然紧紧护着怀里的东西。


事后莱茵哈鲁特才知道事情的原委,张扬跋扈的新晋小小姐支支吾吾地说道:“啊嗯,是我抢了他的东西,结果被另外一伙人追的时候不小心掉到了湖里,还是被这个人拼死了才拉到岸边,结果他自己又一个不稳摔到了水里。”


“明明自己水性也不怎么好还下来救人,真是个傻子。”


真是个傻子,是吗?


可不是吗?连他和尤里乌斯,不,或许还有其他人的心思都看不出来,全心全意地向着艾米莉亚。他还记得作为新生一起参加的那场校园祭,本来准备着向艾米莉亚表白的菜月昴支支吾吾地说出一句感叹月亮的话,又丧气一样地跑到一旁捣鼓路边的玩偶。莱茵哈鲁特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递给了他本来准备带给菲鲁特的棉花糖,突然间不知怎么说话的他蹦出来一句今晚的月亮确实挺漂亮的,他想着附和这人的话总该是正确的举动。


却没意料到这个人一下子就红了耳朵,却还故作镇定地拍着他的肩膀说了句“不知道意思的话还是不要随便乱说”这么一句看上去无厘头的话,莱茵不知道菜月昴为什么这么说,只是菜月昴眼里躲闪着的光仿佛都折射到他心里,一下子明亮得厉害。


他想,他当然知道艾米莉亚是位极具魅力的女性,更何况他从来不指望自己的这份感情可以得到回报,如果只是他无法为他带来快乐的话,倒不如一直就这么沉闷下去。只是在喜欢这个人的问题上,他是不会认输的,因为这个人连着缺点都仿佛光一样。


今晚的月亮,也挺漂亮的。


【尤里乌斯的场合】


尤里乌斯已经放开了菜月昴,此时菜月昴已经跑到了浴室去洗澡,尤里乌斯想他又惹恼他了,毕竟这个人把自己的尊严看得极其重要。


这么轻易就被制服住可不就触犯了他作为男人的尊严吗?


尤里乌斯有些懊恼地掀起了刘海,仰面躺倒在了沙发上,脑子里罕见地有些空白又觉得自己应该想些什么。


菜月昴一出来就看到尤里乌斯这个样子,毛巾还在擦着头发就走了过去。


“喂,你还好吗?头疼?”


“......不,没什么......”尤里乌斯一睁开眼睛就瞥到了菜月昴裸露在外地胸膛,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移开了目光,一时间不知道视线应该往哪儿放就只好盯着菜月昴的脚面。


菜月昴的肤色并不白皙,纯种亚洲人的肤色,只是因为洗澡而带了些水汽,又透了些粉。尤里乌斯看了几眼又把视线转移到了菜月昴脚边的地毯上,他总觉得自己有些过于冒犯,虽然都是男的,但当他怀着那份心情之后,思绪总会有些偏离。


“你能够自己去洗澡吗?莱茵说他马上就回来了。”菜月昴随意地拨弄了几下还没有擦干的头发,从防水袋里取出手机。


尤里乌斯没有回答他,径直走向了浴室,原谅他现在脑子混沌实在是在想些混账东西。菜月昴听到浴室门拉上的声音才回头看了眼,扭头嘀咕了句毛病,一个两个都是。


尤里乌斯把花洒打开,水声像是冲走了他脑子里一些杂乱的东西,他总算是理清了一些思绪。


他今天差点就逾越了,这不是他的本意,他只是有点着急,虽然着急也不应该是他应有的情绪。


开学初见时,菜月昴惹了大麻烦还不自知,他就出手帮了点小忙,即使后面菜月昴一直没给他好脸色,他依然不后悔自己的做法。


只不过没想到两人会成为舍友,还阴差阳错地共同经历了好多事。校园祭大概是令他们映像最为深刻的记忆了,菜月昴不幸抽中了女装的扮相,因为是共同商议的结果所以菜月昴也没有过多的拒绝,虽然尤里乌斯自己明白是因为艾米莉亚也想看所以菜月昴才没有拒绝。


待得菜月昴出来,碧翠丝一句“真是意外的没有违和感”道出了大部分人的心声,虽然紧接着就是一句“因为没有违和感反而显得不好玩了”,但是尤里乌斯自己,是真的惊讶于友人的另一面。


那个时候他还是将他视为友人的,现在想起来莱茵大概早就认清自己的感情了。


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他们的起点都是一样的不是吗?


尤里乌斯关了花洒,这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带睡袍进来,有些懊恼地皱了皱眉。他一边想着要不要直接喊菜月昴帮忙一边打量着浴室,这才注意到早就被挂在一边的他的睡衣。他一怔意识到这是菜月昴放进来的,有些苦恼地弯了弯嘴角低低的笑出了声。


这样的人,谁会舍得放手呢。


【菜月昴的场合】


菜月昴觉得这个晚上实在是糟透了。


他看着手机短信里艾米莉亚拒绝他的话,心情有些微妙也有些小伤感,他抱着靠枕坐在沙发上,一字一顿地又看了几眼,然后做出以头抢地状把整张脸都埋在了靠枕上。


【抱歉,昴君,在我看来你对于我的或许不是喜欢,因为我并不是你形容中的那么好,如果你连真正的我都没有了解,又怎么会谈喜欢呢。


不过我相信我们还会是朋友的。


对了,有件事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想了想就这么说吧。


当心一点莱茵哈鲁特还有尤里乌斯。】


艾米莉亚碳这么善良的女生一定是斟酌了很久才写出这么一段话的吧,虽然可以猜到会是拒绝,但为什么自己竟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悲痛欲绝,好歹也是自己喜欢了那么久的女生,但是......


难道真的就像艾米莉亚碳说的那样,其实自己对她的感情其实不能算是喜欢?


就算是这样,那艾米莉亚碳最后让他小心莱茵哈鲁特还有尤里乌斯是什么意思,总不至于能对他做出什么吧。


因为同在一个宿舍发现了他们不为人知的一面进而杀人灭口??明明是他被看到的糗事比较多吧。


自认为情商很高的菜月昴纠结了一会儿,转眼就瞥见了从浴室出来的尤里乌斯,他怔怔地盯了他一会儿,被盯着的尤里乌斯就有点站不住了。他回望着菜月昴,依着一种无奈的腔调:“有什么事吗?”


“不,没什么。”


“那你......”


“因为你长得帅不行吗?”


尤里乌斯一愣,菜月昴这才发现自己嘴快好像说了句不得了的话,他懊恼于自己习惯性的回嘴又不经大脑思考,转眼就瞥见尤里乌斯一脸忍俊不禁的笑,只能恼羞成怒地哼了一声又刷起了自己的手机。


尤里乌斯知道现在这人是最惹不起的,识相地走回了自己的卧室,虽然表面在刷手机但菜月昴的心思可全不在其上,只等看到尤里乌斯确确实实已经回了房间才暗地里松了口气,内心还不甘心的暗暗撇了撇嘴。


手里的消息刚发出去,转瞬就听见了门开的声音,莱茵哈鲁特站在门口看了眼信息,略带了些笑意以及歉意:“抱歉了,昴,让你担心了。”


不,我没有在担心你。


这句话刚到嘴边又被菜月昴咽了下去,作为一个宅他不可否认的有些颜控,虽然大部分他对于帅哥这类人的存在其实是有些......但不得不说,帅哥还真是有帅哥的资本。


菜月昴被自己的一句话给憋的有些不上不下,只能胡乱的点了点头,干巴巴地说了句:“你洗完澡就早点休息吧,晚安。”转身也就自己跑到了房间里。


还没完全进门的莱茵哈鲁特眨了眨眼,反应过来的同时就有些失笑,从心底泛滥开来的愉悦感让他保持着换室内拖鞋的动作好久,生怕自己一个动作就破坏了好心情,想了想又觉得这样的自己也有点傻得可以。


只是,在菜月昴的身边真总能让他体验到这种不受拘束的心情,真的不赖就是了。


菜月昴回到自己房间直接就把自己摔到了床上,然后狠狠翻了个白眼朝着天花板比了个中指。这两个家伙的存在其实就是为了气他的吧,先不管作为这个宿舍一员的自己却毫无人气感,只要站在他们旁边都能彻彻底底地当个背景板,就算是......


菜月昴翻坐起身,冥思苦想了一会儿,这才放弃了一样又躺了下去。


不行了不行了,这两个人简直就是世界级的优秀舍友好吗?又会做饭又会家务成绩好还长得帅。


菜月昴一手搭在了自己眼睛上,一边嫌弃一边不甘的闷声嘀咕。


“其实,这样也不错......”

评论

热度(154)